嗨白酒

业外资本退潮,业内并购崛起

嗨白酒 https://www.hibaijiu.com 2021-11-27 09:30 出处:网络 编辑:@酒娃
虽然业外资本群起“饮酒”的热情有所减退,但白酒行业的并购大戏却没有停止。只不过,新一轮的主角,换成了业内企业。

虽然业外资本群起“饮酒”的热情有所减退,但白酒行业的并购大戏却没有停止。只不过,新一轮的主角,换成了业内企业。

梳理发现,今年已发生的同业并购事件有5起,包括:古井贡酒收购珍藏酒业60%股权;华润啤酒收购景芝40%股权;贵州醇收购蔺郎酒业、贵州青酒;国台收购贵州茅源。

而在今年上半年,仁怀市政府明确提出,“十四五”期间鼓励现有酱香酒企业引入国内品牌企业,通过自愿入股、转让等方式实施兼并重组。酒业家了解到,已有酒企正在谋划推动对茅台镇酱酒企业的并购事宜。

2021年,白酒同业并购密集发生意味着什么?这是白酒新一轮整合的强信号吗?

“近二十年来,白酒行业已经历了三轮并购潮,以三、四线酒厂为标的的第 一轮并购浪潮始于2000年前后。第二轮发生在2010年左右,彼时白酒行业的繁荣吸引了众多行业外资本的进入,维维股份、联想集团等行业外资本参与白酒并购;第三轮开始于2015年之后,业外资本竞相‘饮酒’,业内企业也加快了整合步伐。”有行业资深人士对酒业家总结说。

酒业家梳理2011-2021年十年间的并购案例发现,2011年至2015年间,行业内鲜有同业并购事件发生,但这一情况从2016年开始改观。这一年,劲牌控股国宝酒业、古井贡酒收购黄鹤楼51%股权。自此之后,同业并购的步伐就没有停止。

2017年,老白干酒宣布收购丰联酒业;2018年,川酒集团入主赤渡、收购叙府酒业60%股权;2019年,国台宣布收购怀酒、川酒集团收购二峨;2020年,古井贡酒宣布收购明光酒业60%股权。到了2021年,同业并购事件达到了5起,几乎是之前4年的总和。

这期间,古井的并购颇受关注。通过对黄鹤楼、明光酒业、珍藏酒业的并购,古井集团成为拥有“三大名(优)酒、四大香型”的名酒企业,不仅完善了省内、省外市场及多元化的布局,而且成为亳州产区喊出2025年实现300亿营收的大底牌。据悉,亳州产区“十四五”要培育的200亿级企业就是古井集团。

国台与贵州醇也是令行业瞩目的同业并购事件的主角。贵州醇在通过同业并购做行业整合这样一篇“大文章”,而国台则通过并购进一步夯实国台在仁怀产区的地位,助力品牌进入中国白酒品牌阵营。“产业横向并购的典型案例是贵州醇,并购目的在于做产业整合;产业纵向并购的典型案例是国台,并购目的在于提升供应链。”资深酱酒专家、权图酱酒工作室首席专家权图向酒业家表示。

从以上梳理可以清晰看出,2016年开始,走出调整期的白酒行业慢慢回暖,行业一些头部企业率先走出行业“低谷”,开始通过同业并购扩大自己产能优势与市场竞争优势。

“行业马太效应增加,首先表现在酱酒领域,未来其他品类的集中度也会进一步加强。”品牌管理专家、九度咨询董事长马斐表示,在这种背景下,同业并购让懂行的人做懂行的事,利大于弊。

纵览十余年间的同业并购事件,有多起并购案例值得关注,比如金东集团收购珍酒、洋河收购双沟、川酒集团收购叙府等。

金东收购珍酒可谓是白酒同业并购相互成就的典范。被金东集团收购前,珍酒厂经营遇到了较大问题。2009年,金东集团成功收购贵州珍酒厂,并改制组建成立了“贵州珍酒酿酒有限公司”。依托金东集团的实力加持,除了构建了产能方面的优势外,珍酒谋局全 面发展。到2019年,珍酒整体销售额突破10亿元,相比2009年翻了近20倍;2020年,珍酒销售额突破17亿元;2021年,珍酒有望保持80%的增长,且酿酒总产能已经突破2万吨,新增酿酒产能达1.1万吨。

金东集团的入主,不仅让珍酒扭转了困窘的发展局面,并且让珍酒在贵州省“打造世界酱香型白酒核心产区”的道路上发挥出更大的作用。而珍酒的加入,也让金东集团的酒业版图进一步扩大,并呈现出“浓酱双优”的大好局面。

洋河收购双沟,是名酒“1+1>2”的注解。在被洋河收购之前,2009年双沟销售收入为25亿元,洋河营业收入为40.02亿元。洋河与双沟合体之后,2010年洋河股份实现营业收入76.19亿元,超越泸州老窖,一跃进入白酒行业前三甲之列。围绕着“双名酒、双品牌”发展策略,洋河股份为双沟制定了更为清晰的目标:2021年双沟要实现40亿元销售目标,2022年要实现超50亿元销售目标,“十四五”前实现百亿销售目标,跻身名酒第 一阵营。

洋河并购双沟,让洋河股份对内实现资源优势互补,以绝 对优势成为苏酒老大;对外则迅速形成巨型体量优势,实现江苏白酒产业的进一步崛起。同时,这次并购还打开了中国白酒并购的新视野。

川酒集团收购叙府,体现的是资本对区域酒企的强力扶持与拉动。川酒集团入主前,叙府虽然保持着缓慢增长,但也遭遇诸多问题。2018年,川酒集团入主叙府后,叙府进入到发展快车道。在川酒集团资金、团队、技术、品牌、销售等方面全力支持下,2019年,叙府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45%,同年获得川酒“十朵小金花”称号;2020年,叙府酒业销售收入同比增长82%;2021年上半年,叙府成品酒销售收入同比增长68%,原酒产品同比增长55%。

叙府并入川酒集团之后,开启了新时代发展的序幕。而川酒集团将叙府收入麾下,在整合四川基酒优势资源、产融结合、整合酒类企业价值洼地上迈出了关键一步。

“同业并购是相对来说比较良性的市场行为,并购方与被并购方可以实现香型、产能以及市场区域的互补。”马斐表示。

而广东某私募投资负责人则认为,行业内并购主体能发挥经营管理上的协同效应,迅速扩大生产经营规模,实现较低成本扩张。

“酱酒产业尚处于上半场,也是产业不成熟阶段,相信还会有更多的同业并购案例发生。”权图如是判断。

福建一酒商表示:“随着行业集中度进一步加强,业内并购的风将越刮越猛,有人入局,也会有人出局。”

上述私募投资负责人认为,在业外资本退而观望的情况下,同业并购将重塑“十四五”期间酒类市场的格局,未来酒业梯队将更加分化。

“‘十四五’期间,‘赢家通吃’现象会成为酒业基本竞争态势。前30名酒企将占据65%以上的市场份额,如果按照7000-8000亿市场规模算,这30家企业的规模将会非常可观,将会新增一批百亿级的公司,同时品牌和价格分化程度将不断提高,赢家通吃的概率非常高。”和君咨询集团高级合伙人、和君酒水事业部主任李振江表示:“十四五”期间将会有大量并购事件发生,并且起手规模都不低。

国宝酒业相关人士也认为,“扶大”、“扶强”是很多区域政府的一个方针,通过同业并购可以提升区域产区效应、产业协同效益、经济效应及环境效益,“在名酒加快兼并整合,壮大自身实力的同时,川、黔、豫、徽、鲁等区域企业也在政府力推之下加快整合,未来这种区域整合案例将越来越多。”。

“同业并购一方面将区域内的生产能力相对集中,让区域内既能实现规模经济的要求,又能避免生产能力的盲目增加;另一方面让并购方与被并购方可以实现资源的共建、共享,进而应对名酒品牌的区域扩张。”一位业内观察家这样表示。

需要指出的是,同业并购也需要避免“简单的财务性并购”、“多元化陷阱”等问题。“企业在实施并购之前,一定要清楚并购方的的价值,并且进行有效整合,对并购企业进行‘消化’,才能产生1+1>2的效果。”华策咨询董事长李童认为。(来源:酒业家)

0

精彩评论

暂无评论...
验证码 换一张
取 消